首页 > 大盘行情 > 宣亚国际传播集团:如何看待映客“卖身”给宣亚国际?

宣亚国际传播集团:如何看待映客“卖身”给宣亚国际?

 2021-06-08  阅读 36

摘要: 映客为何着急“卖身”宣亚国际传播集团?一位直播行业人士猜测宣亚国际传播集团,映客可能存在一定的资金缺口。前期有超高的成本投入,后期实际流量下降、用户付费意愿低,失血过多。该人士称:“直播一定要有造血……

映客为何着急“卖身”宣亚国际传播集团?

宣亚国际传播集团:如何看待映客“卖身”给宣亚国际?

宣亚国际传播集团:如何看待映客“卖身”给宣亚国际?

一位直播行业人士猜测宣亚国际传播集团,映客可能存在一定的资金缺口。前期有超高的成本投入,后期实际流量下降、用户付费意愿低,失血过多。该人士称:“直播一定要有造血能力,否则,融不到钱,那就是要命了。”

去年直播之风兴起,映客一路高举高打,请来一众明星大咖做直播宣亚国际传播集团。“你丑你先睡,我美我直播”的口号也可以看出当时映客在当时80多家直播APP中独占鳌头的自信。

“刘涛、蒋欣直播开场5分钟使服务器瘫痪”、“BIGBANG映客直播权志龙、胜利等现场电话互动,超过600万女粉丝落泪 ”……户外、影院贴片、门户,各种汹涌的分众广告投放让映客换取了较高的市场份额。

有市场营销行业人士向小娱透露,社交软件“派派”之前请来12位明星做代言,在一线城市的办公司楼宇做视频广告,一个季度的市场投放刊例价是4.5亿,实际投入也达到1.2亿。

以此参考当年的映客,其市场投入之高可想而知。但问题的是,映客的投入这些成本,并没有足够的收入作支撑。

原本C端的打赏、刷礼物应该是直播应用最理想的变现模式。但从映客近期各种刷量“丑闻”来看,背后则意味着实际流量式微。

有业内人士透露,映客目前的刷量在150-200倍之间,也就是说,直播间内显示有10000名用户,实际可能只有50人,而在这些真实用户中,有付费意愿的可能只有1%。

映客的结局是直播行业的一个隐喻?

去年10月,一份映客直播商业化营销白皮书曝光,映客推出了三个量级的商务合作产品包:600万起价的王牌曝光套餐、1000万起价的内容营销套餐和2000万起价的社交营销套餐。

“没想到现在映客竟要开始卖广告!”有业内人士这样感叹。然而,这一广告销售最终的成绩,并没有对外公开。

在此次收购之前,BAT都有了自己直播平台的亲儿子,腾讯旗下已经有龙珠、斗鱼等直播平台;阿里旗下有淘系直播,以及优酷的来疯直播,百度旗下爱奇艺也有奇秀直播。

映客不仅没有抱上大腿,反而是卖给了一家刚上市不久的公关公司。这似乎并不算一个最好的结局。

事实上,不仅仅是映客,走入下半场的直播行业整体大环境并不乐观,看起来,直播这个曾经的大风口正在回归理性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整个行业的主流都在主打颜值直播,用户陷入审美疲劳,而垂直化领域的直播突围依旧相对困难,想要有表现形式方面的突破已经越来越难。

新闻学专业的就业前景好吗?

如今新闻学院(系、专业)在各类大学遍地开花,985顶尖学校北大清华也好,民办高校也好,都是这样,要是哪个叫大学的地方没有这个专业,反而显得落伍。而且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15年以上。就这种“雅俗共办”的局面而言,新闻学学生就业前景不会很差。

并不奇怪的是,早在20多年前,在只有寥寥数十家而不是今天的上千家大学有新闻专业之际,国内老牌之一的人民大学新闻系(当时不兴叫学院)的系主任何梓华教授(出生于燕京大学新闻系)等就大声疾呼,赶紧控制新闻专业的扩展势头,已经过多过滥。

那个时候全国新闻专业本科生的招生规模才小几万人。当然,这里说的新闻专业是设在新闻传播学院、系内的广义大专业,具体分为新闻学、广播电视学、广告学、编辑出版学等狭义的专业,甚至包括艺术类的播音主持人专业。

如今全国新闻专业本科生的在校生规模有多大?我估计在30万以上。连新闻传播学教育指导委员会也多次承认,准确的数字他们也掌握不了,反正是越来越多。我参加过七八次新闻传播教育理事会会议,一方面说要总量控制,一方面总有新学校入会并受到热烈欢迎。

我说新闻专业本科在校生约有30万之众,是有参照系的。大约十年前,央视公布一个调查数据,说法学本科规模过大要压缩,本科在校生多达32万人。那时有一种说法:学习国外不设法学本科,所以一些学校非常担心。但是从来没有人说要全面取消新闻学本科。

从来没有取消新闻学本科的呼声,这其实也是很吊诡的,因为长期以来有“新闻无学”的说法,尽管有人为此写了博士论文来反驳,但是至今还是有许多人依然这么看。这大约是指学科历史太过简短,学术成果含金量低,在综合性大学的学术贡献上排不上位置。

具体来讲,不少学生觉得4年下来,除了一些操作实务(还被批评脱离实际和在新媒体时代跟不上趟),在学理上远远不及文史哲、经济法律等专业,当初以高于或不低于以上专业的高考录取分来学新闻,最后没啥收益。因此有的评论文章直指新闻学是坑人专业,规劝高考生弃暗投明。

再看就业情况,这也是各个高校最看重的指标:在持续的忧虑、嘲笑和批评声中,新闻专业的就业率却一路走高。难道国内媒体每年能吸纳近10万毕业生?非也,就凭借就业面宽这一条,把这每年八九万人消化掉也是不争的事实。各个高校招生部门精明得很,不会犯傻的。

当然,如果具体统计一个学校本专业的毕业生去向,你会发现,他(她)们的未来可能还真不是问题。以非典型的北外为例,招生规模不大,近年来本科生出国求学的比例高达50%左右。这也是本专业的一大优势:与国际充分接轨,而不像中文和思想政治教育等专业。

南京艺术学院是一个以美术、音乐教育等为主的特色名校,但不知从上个世纪哪一年开始开办主持人专业,十五六年前每年招生150人之众。我问过一个后来获得央视挑战主持人竞赛周冠军的毕业生:你们同学中进电视台的有多少?答曰:不到5人,包括一位司机。问:其他人呢?答:具体不清楚,反正有地方去。

我相信,“去掉最高分和最低分”,全国高校这个专业本科生的就业情况普遍是:传统媒体占一部分并在萎缩,与媒体有关的机构占一部分(我的一个研究生去律师事务所坐视觉传播),行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占一部分,国内考研和出国留学占一部分,这样就所剩无几了。

版权声明: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;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qscn.net/hq/7826.html


本站中的文章内容与图片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删除!


Copyright © 2021 牧文财经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142576号-21 网站地图